浅尝则欢全文免费阅读 墨白叶青城小说大结局无弹窗

发布时间:2019-10-02编辑:admin

  主角叫墨白叶青城的小说是《浅尝则欢》,是作者燕笑语兮创作的短篇小说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“青城,青。”墨白睁开疲惫的双眼,使劲的眨了几下,看清了周遭的环境,发现自己处在一个昏暗的牢房里,几缕光线从窗户缝隙里溜了进来,洒在干燥的稻草上,隐约可以看见漂浮的尘埃。墨白挣扎了几下,却发现双手被束...

  “青城,青。”墨白睁开疲惫的双眼,使劲的眨了几下,看清了周遭的环境,发现自己处在一个昏暗的牢房里,几缕光线从窗户缝隙里溜了进来,洒在干燥的稻草上,隐约可以看见漂浮的尘埃。

  墨白挣扎了几下,却发现双手被束缚,自己正被捆绑在一根柱子上,由于剧烈的挣扎,而触动了身上的伤口,不时传来吞心噬骨的疼。

  墨白被疼的倒吸一口凉气,强忍住险些涌出的眼泪,但是比起身上的疼痛,更让他担忧的是叶青城的安危,现如今自己深陷牢笼,也不知道叶青城现在何处。

  这时他注意到,旁边正有个人打量着他,那人穿着一身红绸,一双玉手把玩着一股长发,一张熟悉的妖娆面孔跃入眼帘,正是殷凤离。

  “哟,倒是个痴情种,现下自己已经是这般模样了,还不忘你的小美人——”殷凤离勾起潋滟的桃花眼,似笑非笑讥讽道。

  墨白忍着身上的疼痛,从牙缝里勉强挤出几句话:“你们把青城是怎么了?他现在是在何处?”他此刻忧虑万分,只想叶青城不会因为自己而受到什么伤害,但见到面前之人,来历不明,且手段毒辣,叶青城很可能凶多吉少。他必须要做一个最坏的打算。

  “你的小美人我们可没有为难他,把他放回去了而已,现在你应该关心的是你自己,瞧瞧身上的伤口都发脓了吧?”殷凤离款摆莲步,拿着一个精致的药瓶走向墨白,眉眼含情,用玉指拨弄着墨白的衣襟。

  鞭伤鞭笞之处,已经发脓,有些伤口甚至和墨白的衣裳黏在了一起,被殷风离冰凉的指尖一触碰,墨白更加疼痛难忍。

  “可是弄疼你了?玲珑下手也太重了,若是留了疤痕可如何是好。”殷凤离一边抱怨,一边开始撕开墨白的衣裳,给他上药。

  墨白此时一肚子疑问,此人追杀自己,多次逼自己与绝路,可为何又要救治自己。

  “要杀便杀,何必玩这么些花样!”墨白面色惧冷,他此刻只是关心叶青城,自己被此二人挟持,叶青城不知道要多担心。

  殷凤离揽了揽他的长发,依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神情,他把墨白的衣襟全部打开,墨白的胸膛遍布大大小的的伤痕,有些触目惊心。

  他细心的用指尖摩挲着那些伤痕,丝丝发缕不时掠过墨白的脸颊,传来阵阵清香。这种香味不同于叶青城的药材香提神醒脑,而是一种花香让人沉浸其中不可自拔。

  “没成想你还是个铮铮铁骨,从小到大受了不少苦头吧,这些疤痕新伤添旧伤,也不知道你是如何熬过来的。”殷风离,擦完药,用手不时抚摸着墨白结实的胸膛,眼神里看不出什么神情。

  殷凤离勾起媚眼,轻飘飘看了墨白一眼,为他整理好衣裳。“主人命我和玲珑擒你的,主人的意思那是我等能够揣测的,至于你就乖乖的待着。”

  “你既无心害我,又为何将我囚禁于此,你可知我现下亦担忧青城之安危。”墨白干咳了几声,鼻腔里充斥着些许的血腥气息,肺部更是灼热的难以呼吸。

  殷凤离收拾好药膏,冷冷道:“你大可放心我们不会伤及无辜,你现在是应该养好身体,主人若是看到你这个半死不活的样子,恐怕会有所不悦。”

  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招数歹毒而诡异,莫非是组织?”墨白心直口快,不假思索道。

  “想必是公子久居山上,对江湖派别并不是很清楚,我和师妹在初次见到墨公子时就曾自报家门,我们是云烟阁弟子。云烟阁拿人钱财,与人消灾,惩戒这世间所不平之事,这世间真真假假,善恶本就混淆,只是大家所站的立场不同,又怎可任意区分帮派类别,一昧的说不入流的帮派便为,公子还不是为了夺得混元霹雳镜与别人大打出手,一件俗物被人肆意吹捧,便成了一件宝物,岂不是一样的好笑?”殷凤离掏出那把墨白好不容易得手,又被轻易抢走的镜子,然后一把仍在地上破成碎片。

  墨白有些疑惑的望着他,他原本以为殷凤离只是一个有些柔弱的男子,没想到心思竟也如此缜密。“那这面镜子为何人人相传,它拥有能够预言未来的神力?

  “是的,相传混元灵犀镜乃是九天上仙浮屠仙君,赠与挚友琉璃仙君防身所用,琉璃仙君被贬到下界思过百年,体验了一番人世沧海桑田,心水论坛开奖结果。最终看破红尘,心灰意冷将镜子投入大海,后被一渔夫打捞出来重现人世,几番周折落入江湖的纷争。”

  殷凤离微微一笑,执起玉指道:“既然是神镜又怎会轻易现世,这把是假的,做工粗糙,雕刻更是疏漏百出。真正的混元灵犀镜,我家主人曾有幸见过一次,它夜晚像是夜明珠一样,照耀的四围如同白昼。你将你的手放在镜柄上,它可预知你的前世今生,窥探天机。”

  “既是如此那你的主人定然知道真正的混元灵犀镜所在,又怎么会命你从我的手中抢去一把假的镜子。”墨白满腹疑问,看向殷凤离。

  “主人那时只是一个随从怎么会轻易接触到那镜子,镜子原本是雪域王子雪莲为了他们国家的国泰民安,千里迢迢从雪域之国,进贡给我大齐的,谁曾想莲花王子本就对我国积怨已久,他献宝是假,实则是为了刺杀皇上,结果刺杀未遂,被皇上下令五马分尸,并且剿灭了弹丸小国雪域,而这把混元灵犀宝镜被皇上认为是不详之物,闲置在一旁,于是再也无人问及。后来不知道是何种原因再次流落到世间,便一直无人能寻觅到它的踪迹。”殷凤离说道。

  “若非你提及这面镜子的缘由,我竟不知它有如此的渊源,墨白算是见识了,只是殷公子你们究竟是擒获我来此作甚,我修行已满,要回家操持家业,原本定的是这个月中旬到家,为了躲避你们我已经耽误多时,怕是家父在家等的心急。”墨白放下心来,这殷凤离虽然招术毒辣阴险,但亦不曾伤害自己和青城,自己不如示弱博取他的同情,从他嘴中套出究竟抓自己来此的目的。

  墨白听后不禁怒火中烧,强忍着一腔怒火道:“若非你们将我强行滞留在此地,我此刻又怎会心急如焚!”

  墨白话音刚落,就听到外面一阵悉簌的脚步声,紧接着是啪嗒一声,牢房门打开的声音。

  玉玲珑恭敬的站在一人身后,那人带着面具,身量挺拔,披着一件复杂图腾娟秀的披风,几乎将整个身子包裹的严严实实,似乎刻意隐藏自己的身份。

  “参见主人!”殷凤离见状立马跪下身向那人,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,丝毫不像他平时那副女子作派。

  他目光如鸷,盯得墨白后脊梁骨猛然一颤,黑袍人周身蕴藏着一股强大的内力,功力混厚莫测,让同为修行之人的墨白深深震撼。

  “你便是墨白?”黑袍人故意压低声音,他的声音听着有些嘶哑干涩,但并不算是十分难听。

  墨白茫然无措的点点头,然后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黑袍人。黑袍人却没有了下文,他指着墨白身上的伤痕,转向身后的玉玲珑,玉玲珑见状,慌忙下跪。

  “这小子是个硬骨头,属下实属无奈才用鞭子打伤他,主人若是觉得属下所行唐突,属下甘愿受罚。”玉玲珑仿佛十分惧怕这个黑袍人,唯命是从,丝毫没有了先前那副跋扈的样子。

  “他既是我请的客人你们为何将他困在牢笼中?墨公子是我的下属唐突若有冒犯之意还望海涵!”黑袍人话风一转,语气了没有了先前的凌厉,竟然责备他的下属。

  殷凤离听罢,朝着玉玲珑吐吐舌头,主人让自己和玲珑擒获墨白,原来并非要置他于死地,幸亏自己拦阻了玲珑,如若不然,恐怕是要酿成大祸。殷凤离弓着身子,迈着小碎步走到墨白面前解开了束缚他的绳索。

  墨白全身疼痛难忍,被殷凤离扶着,他心中腹诽这黑袍人究竟是何方神圣,为何不说明挟持自己来此的动机,这时他又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,紧接着浑身再次瘫软无力,轻飘飘的倒在殷凤离身上。

  《浅尝则欢》看着九幽天帝一路征战,算下来,也差不多一年了吧。每天,跟随着主角一路杀伐,热舞沸腾!真希望九幽一直不要完结,永远伴随着我们。

导航栏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香港挂牌| 澳门三合揽珠开奖结果| 香港马会资料| 开奖直播精英论坛| 香港东方六合网站| 香港正版挂牌自动更新| 二四六报彩神童| 管家婆高手之家心水论坛| 香港管家婆图库彩图| 香港马会官方网铁算盘|